罗星的父亲罗先生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朝阳新闻
点击关闭

罗星孩子-罗星的父亲罗先生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朝阳新闻

  • 时间:

美国费城枪案

「他最要好的同學是住在5棟的童喆,每天中午他都會邀童喆一起去上學。」羅女士告訴記者,11月5日下午1時25分左右,羅星跟她打了聲招呼,就像往常一樣出了門。

11月5日,9歲男孩羅星告別媽媽羅女士,出門邀同學一起上學時,在小區和一個陌生男子相遇。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這名陌生男子突然對羅星發起攻擊,

11月7日,在雨花亭派出所召開的家屬案情通報會上,警方向家屬通報了案件情況:遇害男孩羅星隨父母居住在該小區,11月5日13時30分許,羅星在小區內被人摁倒在地擊打頭部。事後,120急救車趕到現場,將其送醫救治,當日15時25分許,羅星經搶救無效死亡。目前,犯罪嫌疑人馮某華(男,30歲,河南滑縣人)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審查偵辦之中。

本該開開心心去上學的孩子,為何會遭到致命攻擊?11月7日,今日女報/鳳網記者前往事發的長沙市雨花區雅塘村社區匯城上築小區進行調查。

專註農村精神病人救助的四葉草慈善基金會秘書長程一文告訴今日女報/鳳網記者,這起案件是否為精神病患者作案,還要等司法鑒定結果,「精神病患者很排斥治療,家庭是防範精神病患者犯罪的第一道防線。現在精神病患者住院,大多隻能住15-20天就被要求出院,那麼除了在醫院里的『臨床治愈』外,後續還要定期門診、按時服藥,以及家庭康復。這一塊,就需要家庭和監護人的努力。同時,衛健、民政等政府相關部門包括街道、社區還是應該主動作為,積極排查轄區精神病患的情況,根據實際督促監護人做好必要地照管,對該強制治療的患者要跟蹤監督」。

胡女士告訴今日女報/鳳網記者,她家孩子童喆和羅星關係很好,經常約在一塊兒上下學。胡女士說,當天中午1時30分左右,她聽到小區下面很鬧,好像有人吵架,還有尖叫的聲音。她探頭向樓下望,但並未看到什麼,於是準備午休。過了幾分鐘,樓下又有人叫了起來,她這才決定起床下樓一看究竟。

他回想起那天剛剛吃完飯的兒子,急着下樓要去學校,他和妻子都沒有叫住,兒子跑得飛快,一轉眼就沒影兒了。

“孩子帮我们挡住了灾难”

▲罗星的姨父告诉记者,孩子就是在这里摔倒,让行凶嫌疑人追上了。

「這個孩子是個天使,他是幫我們擋住了災難。」小區居民錢阿姨對今日女報/鳳網記者表示,小區里住了這樣一個行兇嫌疑人,大家都不知道,簡直就像一顆炸彈,每個人都不安全,小羅星替大家遭受了無妄之災。

羅星一家來自新化縣石衝口鎮大團村。羅星出生不久,爸爸媽媽就從老家來到了長沙,夫妻倆靠打零工維持生活,「我們想省會城市的教育條件應該比老家更好,我們都沒讀什麼書,希望讓孩子多讀點書」。羅星上小學后,原本租住在棚戶區的夫妻倆咬牙租了現在位於雨花區雅塘村社區匯城上築小區的這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儘管每月房租都要花掉羅先生一半的工資,但夫妻倆認為值得。

針對該說法,長沙泓泰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匯誠上築管理處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員稱,嫌疑人剛剛搬來不久,是跟着其父母暫住在該小區,所住的房屋為其姐姐所有。對於該男子是否為精神病人,物業公司人員表示並不知情。記者前往小區居民提供的疑似該嫌疑人居住的房間,多次敲門卻無人應答。

湖南回歸線律師事務所律師史建權告訴今日女報/鳳網記者,根據《精神衛生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疑似精神疾病患者發生傷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為,或者有傷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險的,其近親屬、所在單位、當地公安機關應當立即採取措施予以制止,並將其送往醫療機構進行精神障礙診斷,「但現實的諸多案例表明,由於精力和經濟等方面的原因,家庭很容易放棄精神病人」。

等到羅先生和羅女士趕到現場時,羅星的身軀已經冰冷。

記者向長沙泓泰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匯誠上築管理處主任秦海峰求證,事發當天物業工作人員是否及時察看到監控中孩子被傷害的異常情況,秦海峰表示,目前不便接受採訪,一切信息以政府相關部門發佈的為準。

羅先生告訴記者,孩子出事以來,妻子羅女士已經3天沒有吃一粒飯、喝一口水,她的精神已經快崩潰了,「她一直在說,兒子在醫院里光着身子好冷,要去把他抱回來」。

可是,這個在校運會上跑步第一名的小男孩,終究沒有跑得過兇殘的傷害。

住在羅星一家樓下的余爺爺,說起懂事的羅星,也紅了眼眶,「這個孩子每次碰到我,都很親熱地喊我爺爺。我那天要是在小區下面就好了咧!」

銹跡斑斑的鐵門上,是羅星用毛筆在門上書寫的一個大大的「福」字,他曾在雨花區獲得書法比賽一等獎。羅先生告訴記者,11月5日上午,羅星放學回到家后說,期中考試他又進入了班級前3名。

羅星出門后不久,當天大約下午1時50分,羅女士接到童喆的媽媽胡女士打來的微信電話,「她叫我們趕快下來」。

警方表示,目前該案件已交由長沙市雨花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進行偵破,而嫌疑人是否為精神病人,要等相應的鑒定結果。

嫌疑人已被刑拘,案件正在偵辦匯城上築小區的多名業主向今日女報/鳳網記者展示了多段疑似拍攝於羅星遇害現場的視頻。其中一段視頻顯示:一名體格粗壯的赤腳男子,將一名小孩騎在身下,右手持有疑似錐狀的器物,朝眼前的多名成年人揮舞。在持續15秒的視頻中,被壓制的小孩絲毫未動。

記者看到,羅先生夫婦租住的這套位於老式居民樓里的房子破舊而簡陋,電視機和冰箱都十分老舊。客廳的牆壁上,羅星從幼兒園一直到四年級獲得的獎狀,成了這間簡陋房子的亮色。

「如果行兇嫌疑人是精神病人,那麼他的監護人為什麼會放任這種有極度暴力傷人傾向的人在小區里肆意行走?」羅先生告訴今日女報/鳳網記者,事發至今已有3天,嫌疑人的家屬根本沒有露面,更沒有向作為受害者的他們表達任何悔恨和歉意。

(文中罗星、童喆均系化名)

本文来源:今日女报

「這個小區到處是監控攝像頭,行兇嫌疑人從5棟大廳開始追孩子,追了20多米,一直到孩子在台階上摔跤跌倒后,被嫌疑人摁在地上施暴,保安在監控室看到沒有?那些圍觀的物業工作人員,採取了安保救護措施沒有?」紅着雙眼的羅先生至今接受不了孩子無辜遇害的現實,一遍遍地向今日女報/鳳網記者追問。

出門上學的孩子遭遇意外長沙市雨花區雅塘村社區匯城上築小區是一個「新老結合」小區。11月7日,羅星的父親羅先生告訴今日女報/鳳網記者,他們一家四口人租住在「老14棟」,大兒子羅星在附近的雅塘村小學讀四年級,每天中午,孩子都會回家吃中飯,之後再回到學校上學。

今日女報/鳳網記者發現,在嫌疑人馮某華行兇地大約20米處,是一所幼兒園。

11月7日,在罗星遇害的地方,有好心市民点上蜡烛、献上鲜花纪念。

而針對網絡上「孩子被打了30多分鐘,小區多人圍觀沒人伸出援手」的質疑,小區居民周女士表示這種可能性不大。她表示,案發是下午1時30分左右,小區居民大多在吃飯或午休,並沒有多少人在外面,而且嫌疑人又高又壯,「他有1米80左右的個子,體重100多公斤,手中又持有兇器。看到這樣的人在行兇,如果不是專業人士或者人多的情況,都難以制服他」。

嫌疑人疑似精神病患者多名小區居民對今日女報/鳳網記者稱,行兇者疑似為一名精神病人。

幾分鐘后,羅星躺在地上沒了聲息。

隨後,有人把騎在男孩身上的男子控制住,胡女士走近一看,發現躺在地上的孩子正是天天和自家兒子一塊上學的羅星,但此時的他舌頭伸出,臉色發白,臉腫得都快認不出來了。「我當時腿都嚇得發軟,一邊哭,一邊給羅星媽媽打電話。」

当妈妈再见到儿子时,他的身躯已经变得冰冷。

「當時樓下有很多人,有農民工、物業人員、業主等,數十人圍着,有個男的壓在一個小孩身上,但看不清面目。」見狀,胡女士撥打了急救電話並報警。

在案情通報會上,羅先生看到了事發現場的視頻監控。他告訴今日女報/鳳網記者,在兒子羅星還沒來到同學居住的5棟樓下之前,嫌疑人馮某華已經拿着一把一尺余長的螺絲刀在電梯前的大廳里遊盪。羅星來到5棟大廳后,搭乘電梯上樓,不久后,下樓的羅星突然遭到馮某華的襲擊。被襲的羅星跑出大廳,往外面的小區道路上奔逃,在逃跑過程中,羅星摔了一跤,被馮某華追上,馮某華隨即騎坐在羅星身上,用螺絲刀多次刺向羅星的身體和頭部,並扼住孩子喉嚨。大約幾分鐘后,嫌疑人馮某華被人制服。此時,地上的羅星已經不動了。警方稱,羅星的死因是窒息。

「這就是我兒子被害的視頻。」看着這段視頻,羅先生已經泣不成聲。

今日关键词:王晶出庭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