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app-和田新闻
点击关闭

双胞胎早产-” 双胞胎的主治医生、八一儿童医院超早产儿NICU主任李秋平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和田新闻

  • 时间:

13吨包裹烧成灰

當天下午,一對出生時僅25周的超早產雙胞胎兄弟從700多公裡外的安徽淮北抵達北京,就立即被送往監護中心救治。

安徽北京合力保障的「生命通道」在接到轉院救治需求后,李秋平帶領的醫療團隊提前一天到達安徽淮北,評估雙胞胎身體狀況。「病情比較複雜,有多個系統損傷……我們冒着一定風險,從淮北轉移到北京,也很慎重,做了周密安排。」

2019年9月28日,兩名男嬰在淮北市婦幼保健院出生,可劉從艷夫妻卻悲喜交加,雙胞胎出生時才25周多,屬超早產兒,加起來都不到4斤。「兩個寶寶的心肺功能都不太好,都有心臟病,大寶有比較嚴重的動脈導管未閉。」 雙胞胎的主治醫生、八一兒童醫院超早產兒NICU主任李秋平告訴封面新聞記者,同時,雙胞胎都患有壞死性小腸結腸炎,「一個多月了還不能建立胃腸道餵養,完全要靠靜脈營養。」

淮北離北京700多公里,高鐵需4個小時,多個購票APP顯示,臨近的徐州機場也沒有直飛北京的航班,航空醫療救助成了彼時的最優選。

協調此次飛行的相關方負責人告訴記者,在接到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的需求后,就「立即組織飛行、運控、機務相關負責人會商,快速制定轉運方案。」同時和機場、保障部門、醫療團隊等取得聯繫,為轉運開闢綠色通道,最終僅歷時1小時10分鐘,從徐州機場安全護送兩名孩子至北京首都機場T2航站樓。同時,地面時間也在北京、淮北交警的保駕護航下大大縮短。

從11月3日晚間,評估決定將他們送往北京,到4日下午登上醫療專機,經過1個多小時飛行落地之後,北京就開通地上「生命通道」,僅20多分鐘就從首都機場抵達北京市中心的八一兒童醫院。700多公里,20多小時,無數人的心被這對堅強求生的雙胞胎男孩牽動。

得益於全程悉心照顧,雙胞胎「轉運過程中狀況比較平穩」,李秋平告訴記者,等待雙胞胎的是進一步評估以及接下來的治療方案。

但值得慶幸的是,當地醫生告訴夫妻倆,雙胞胎「活力非常好,值得救治。」並建議他們將孩子送到北京。

「現在就想讓他們健康起來,快點好起來……我們全家都沒想過放棄」。11月4日,北京八一兒童醫院,劉從艷和丈夫孫快快站在離新生兒重症監護中心最近的走廊外,對記者說起孩子,眼眶泛紅,聲音哽咽。

「超早產兒的救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李秋平說,超早產兒是指28周以下的早產兒,「在我們國家一直把超早產寶寶當作晚期流產寶寶。這些寶寶胎齡太小,各個器官功能都不成熟,出生後面臨很多風險。」

「來之不易」的雙胞胎來自安徽淮北市濉溪縣臨渙鎮的劉從艷與孫快快,因身體原因,為人父母的願望實現得很坎坷,十年四處求醫,終於在2017年末迎來大女兒的降臨。命運似乎惦記着他們樸素的心愿,在大女兒一歲多時,劉從艷又懷孕了,而且是雙胞胎。

「從三級醫院,我們的調查來看,(超早產兒)的存活率也就在40%-50%。」李秋平說,同時,很多超早產兒的疾病很複雜,需要多個科室協作,「不單是超早產新生兒醫生,可能還涉及心臟、眼科、兒童外科等,所以需要多學科綜合救治平台才能解決。」李秋平表示,雖然在八一兒童醫院超早產兒的出院率已達90%,但從全國來看,還遠達不到較高的存活率,「我們整個超早產救治,還有一段比較長的路要走。」

這個建議得到了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和愛心人士的支持和幫助,經過協調和調配,於是有了兩名小乘客的北上急救之路。

本文来源:封面新闻

今日关键词:酸奶被掺洗衣液